Categories

Calendar

November 2018
M T W T F S S
« Jun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法喜寺斋饭之旅

climbing本来已经睡了,但是似乎太饿了,睡不着,看来吃斋饭果然容易饿呀,所以还是决定起床来写一下今天去法喜寺吃斋饭的旅程(以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路线如右图所示,在 mnxheng 的怂恿下,今天 GIP 之后大家就出发去爬山了,从玉泉校区老和山出发,目的地是去法喜寺吃斋饭。据 mnxheng 说斋饭巨好吃无比,而且只要四块钱,能吃到撑死。

GIP 结束之后,大家在办公室聊天等了一下 ZJG 过来的一些人,然后几位拿到了交流项目的同学到留食去 BG 了大家午饭,就出发上山了。哦,出发之前大家还去教超买了水,我也买了一瓶,不过最后我一直走到法喜寺也滴水未进,后来把水分给 xiaoyaya 和 prada 了。其实在吃斋饭的时候还是觉得非常口干的,不过有时候确实会有那么一些个奇怪的理由让你去坚持做一些奇怪的事。

太阳很好,天气很热,到山上以后大部分人都会觉得穿得太多了,于是外衣脱下来拿在手上。好像只有 saturday 带相机了,拍的照片也没有共享出来(真邪恶阿),其他人零星用手机拍了一些吧。这里有一张部分队伍的照片,整个队伍大概是这个三倍的人数吧,还挺浩荡的。

all

itsuhane 和 Rainflying 再加上后来冲上去的若缘三个人似乎一直在前面暴走,我则一个人走在他们后面,因为他们总是突然走很快,然后到一个地方不认识路了就停下来等后面的人,而我则基本上一直都是匀速地在走,所以和他们之间的距离时近时远的。后来 saturday 说我这种走法很科学,保持体力什么的,我当然是没有研究过怎么走好,不过就是想那么走走,又不想跑起来罢了,但也许 saturday 说得也有道理吧,除了爬那种很陡峭的台阶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到特别累吧。

路上还碰到一个人架着一个看起来很紧密的望远镜,在跟游人讲可以看到紫金港云云,似乎是要收费的样子,但是紫金港毕竟我天天都跑,站在山上远看也许还有一番味道,但是若要用望远镜来看细节,似乎还不如直接去紫金港看吧。但其实一个人走也没有怎么看风景吧,只是机械地在走而已,脑子里想想毕设的思路,理来理去也弄不清楚,最后觉得很无语,本来就是出来放松的,怎么又这么不自觉?于是就不多想了。

在我后面则是大部队了,聊得热火朝天,这种气氛才是俱乐部最吸引人的地方吧。不过似乎他们有时候也会脱节成二、三支队伍,以至于后来 boisde 给掉队了,正当 Rainflying 冲回去找她的时候,我们却在前方看到了她,大家都在仰慕她神速,结果事实是她走错路了,误超了一条近道结果反而到了我们前面。于是 Rainflying 白跑了一趟,后来似乎还有点中暑,真是辛苦了。

后面经过一个地方还有铁丝网,据说毅行是用过这条路线的,不过我三次毅行都没有走过铁丝网那边,后面则主要是下坡,那个基本上不是路了,真险要呀,不禁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家乡那边跟着大人们一起去麻湾洞的那条“路”,不过今天这个似乎还是要稍微好一些,毕竟大部分时候都有树可以抓着。但是穿着皮鞋(据说那不是皮鞋?)的若缘好像一直下得很辛苦,而曾经毅行暴走队的 prada 则更是因为鞋太滑给小摔了好几次,另外,boisde 还在铁丝网上划伤了手,真是颇有些伤亡惨重呢,而且队伍的后半部分我就不太了解了。反正大家最后都开玩笑说要找 mnxheng 算账。 ^_^bb

下山之后又回到我也见过的毅行路线上,途中还碰到一只大狗,momo 了一下,挺可爱的。后面的路就比较好走了,等所有人都陆陆续续地到了法喜寺门口(熊猫竟然一开始就在植物园那条分叉路给溜掉了),似乎至少也五点半了吧,如果算作从两点半开始爬的话,算是在山上折腾了三个小时。莫非还是因为路程和真正的毅行比起来短了许多的缘故?最后回到寝室我的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或者是双脚的伤已经完全恢复成正常状况了?不过不管怎么说,大概还是多锻炼才会有好处的。不管怎么说,momo 脚疼、膝盖疼以及脚磨出水泡或者磨破还有鞋底都磨破的人们吧。

由于 mnxheng 没有事先说,所以有不少人都没有带学生证,不过看来 ZJU 的校园卡还是挺管用的,和尚师傅还是让我们免掉门票进到法喜寺里面去了,不过吃饭还是要掏钱的。此时大家都已经饿得不行了,饭票每人四元,也许以大一的生活标准来衡量还是有些贵的,但是现在似乎吃饭腐败得多了,所以四元还是很便宜的,特别是想到 mnxheng 说的“超级好吃的斋菜”,就觉得真是赚了。

不过进到饭厅才发现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有一堆一堆各式各样的斋菜摆在那里可以随便吃,而是一群人排了几个长队,从窗口打饭出来。可是排了一会队却发现每个人端出来的都是一碗白饭和一叠白菜——哦,对了,里面还有一些木耳。到终于打到饭的时候,这个事实已经不用怀疑了。虽然我很喜欢吃白菜,虽然我现在很饿,虽然这味道其实也不错,但是和我期待的实在是相差太远了!而且,如果就是这样的饭菜的话,根本不可能值四元嘛!我忙问 mnxheng 他上次来吃的“超级好吃的斋饭”是不是也是这个,没想到他竟然点点头,我就彻底无语了。当然,这并不能组织我狼吞虎咽地把饭菜解决个精光,不过,毕竟是斋饭,晚上回到寝室果然就饿了,紫金港的众人似乎还出去吃了顿夜宵。于是还是放一张他们拍的照片吧,似乎有人很不好地把菜吃光了留下了很多白饭?

rice

饭后大家简单地逛了一下法喜寺,mnxheng 还去拜了佛许了愿呢。不过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晚了,不可能大家也不愿意再爬山回去,所以当然是坐车,由于我们队伍太庞大,过来的公交车又太挤了,最后还是选择了打的。其实不从山上绕路的话,还是挺近的。回到办公室再休息了一下就各自回去了。果然大家都还是挺渴的,湖边看到办公室那个午后红茶的瓶子还激动了一阵,不过幸好她没有拿起来就往嘴里灌,因为那是上次 xiaoyaya 拿过来试图擦白板的石油醚,瓶子上还写着“有毒请勿喝”呢。

回到寝室也不想做正事了,就当今天给自己放假吧。于是收拾了一下最后也早早地睡了。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刚才坐车的时候和湖边给我的车费我都没有找她钱,因为我当时计算的结果是她应该给我更多的钱的,还在想:“这孩子,本来给车费我还想说算了,给了却又不给够,我都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好了……难道因为 10 元是个整数?也跟我一样徒偷懒啊。”于是什么也没说。但是其实是我给算错了(事实又一次证明我的口算能力是多么的弱 T_T),结果反而应该找她钱的。才又打开手机发了条短信道个歉,说下次碰到还她钱。-.-bb 又继续睡,却还是睡不着,突然想起 quark 说要写篇 blog 声讨 mnxheng 来着,于是起床来看了一下,发现 quark 的 blog 还没写好,不过 wyest 倒是写了一篇。这次加上上次“大浪淘沙”的活动,大家最终一致决定,以后在采纳 mnxheng 提出的路线的时候一定要三思。于是我顺便把今天 GIP 的活动信息给写了,然后把下一阶段 GIP 的书目投票给发出来之后,也来写一篇流水账吧。以下内容完全是唠叨,不感兴趣的可以无视。

虽然说着要 mnxheng BG 谢罪,不过我想大家这次应该也都挺尽兴的吧。难得下了那么久的雨之后天气又好起来了,跟着大家去,是因为我也挺想去走走的,要不然真的要在沉默中死亡了。这个学期感觉才刚刚开始就浑浑噩噩地过了快一半了,毕业设计,比想象中的要难弄,虽然总算把开题报告基本上弄好了,不过今天在山上一个人走的时候也仔细想了想那个泛泛的题目背后的思路究竟要怎么去走,却也真有些摸不着头脑。似乎是有很多事情要忙吧,弄得俱乐部到现在快到学期中了,虽然 yy 了不少点子,但是真正成型并去执行的对外技术活动却还没有,弄得我有些尴尬。而且这一周以来不知为何没有一天睡好过,每天都做恶梦或者讨厌的梦,惊醒、大吼一声醒过来或者是干脆一下子就坐起来了,似乎都在这几天给凑齐了,我也不希望再这样下去了。

其实前次投出去的那篇 paper 的 review 结果不怎么样,我还是挺郁闷的,虽然这样的事情本来对发 paper 的人来说也许应该是家常便饭或者“兵家常事”一类的吧,但毕竟是自己第一次做的工作,还是有些失落的。另外,最近发生了不少小事,却也让我情绪大起大落的,难道我在失去保持平静的能力?或者只是暴露出来我内心的压抑和脆弱的地方了吧。不过我想睡不好大概还是事情太多了吧。除了毕设和俱乐部的事情,还有应该就是安排回家的事了。一年多没有回家了,家里人总在催我回去看看,一方面,我一点也不想回去,在路途上会浪费很多时间,如果我抽出 10 天的时间回去一趟的话,大概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坐各种车吧。另一方面,我也确实想回去看看,好久没有回去了,妈妈又搬家了,我现在还找不到她住的地方呢,爸爸倒是应该还住在原来的地方吧,不过平时应该是在单位上班的。不过,我如果溜掉一下,俱乐部的一些事情还得暂时转交一下,特别是好像下一周 GIP 该我讲呀。结果我也是迟迟没有下决定。

另外,有一种我们叫做“临考综合症”的东西,就是在临考复习阶段由于太紧张了,反而无法集中精力复习,于是会去做一些其他毫不相关的事情,比如,按照以往的经验,考试复习阶段几乎都会看完某一部动漫的。当然紧张状态并不只是在考前才会有,倒是我现在差不多没有什么考试了。然而我现在的作息时间也没有可以用来看动漫的,下载下来的 The Sky Crawler 也一直放着没有机会看,但是最近花去很多时间去做了“毫不相关的事情”倒是不假——那就是去写 irobot ,或者说 irobot2 好了,因为是和之前的版本完全不一样并且完全重写的,但是确实来源于同一个梦想,只是之前看到有人在俱乐部版面上提到了这个字眼而已,却迸发出一股非常浓郁的想要完成它的冲动,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再细说 irobot 。

还有什么呢?Google Summer of Code 吧,我现在忙得差不多都没有去关注过它了,一直都 yy 着想要写一篇介绍和鼓励大家去参与的 blog ,却也拖到现在,似乎 mentor 已经开始提交项目 proposal 了,似乎也没有必要宣传了。如果我还是去年的状态,现在肯定是已经在写代码了,因为去年的一个 proposal 也就是 Ruby 的字节码 patch 方式的 debugger ,由于种种奇特的原因而没有中,而之前的那个 mentor 告诉我这次 YARV 的作者愿意 mentor 这个项目,所以这次如果我愿意的话,应该不会再发生上次那样的悲剧了。可是我有精力去参加吗?有一句话说得很好

Life is all about balance.

Rhythm 曾经在自己的Blog 上提到自知之明的问题,不管是由于太过自信也好,不懂得如何拒绝也好,最终接下一大堆事情,最后崩溃掉,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好在是在学校了,不需要付出什么惨重的代价;但是另一方面,如果总是担心自己能力/精力不够,一味地拒绝的话,却又是极大的浪费,而且机会并不是总是会等着你的。我无数次地希望自己能有分身术,然而那终究只是个幻想。

所以我到现在也还没有决定今年要不要做 GSoC ,因为我暑假还想去实习。虽然我打听了去实习的人都在那边做些什么,从纯苦力到比较有趣的工作,似乎最多也并不比呆在实验室里更充实,然而我想,如果都没有去体验过公司的工作氛围的话,将来出去工作还是会碰到很多难题吧。所以终究还是想去实习的。前一阵子 MSRA 一个组还突然打电话过来简单地电面了一下(似乎是由于突然缺苦力了,而 moonykily 在那边提到了一下我),然而真的太突然了,搞得我有些语无伦次,不过我想就算我准备了也好不到哪里去吧,而且应该也不算太差吧。不过现在并不是走的时候。暑假,如果实验室不忙而且 MSRA 那边正好又缺苦力而且他们又觉得我还行的话,我真的想去体验一下。然而这三个条件同时满足大概还是比较困难的,那还是等到暑假再说吧。至于 GSoC 呢?还是没有想好,突然想起 sleepyworm 说过的一句话:

我多么希望可以永远有一个人在那里,只要遇到问题去问他就可以。

或者只是可以在感慨万千的时候去跟他唠唠叨叨一下也可以,但是这也只是幻想吧,况且就算真的有那么一个人,那对他来说也太累太不公平了。不过最近(多近我也记不清了,最近时间完全混乱中)发生的一些事让我突然明白两件事情:心理负担(伤心难过或者郁闷纠结也好)确实是可以分担的;感动是一种很奇妙的情绪,虽然有时候只是一些小事。

不过我还是不要想着找一个可怜虫来听我唠叨了,于是很不厚道地写一些东西到我 blog 里来,相当与大家都一起听我唠叨了,不感兴趣的尽量直接略过吧 -.-bb 我会尽量降低写这种东西的频率的。于是话说回来, GSoC 其实已经处于半放弃状态吧,下决心要做的话,早就该好好准备了,这样拖下去最终也就是不了了之吧。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需要操心,诸如自己的一点点小的开源项目,以及还要不断继续的对 Machine Learning 的入门学习,还有其他一些零零碎碎的自己想去做的事情之类的(比如我想要写的漫谈 clustering 系列的 blog 文章,比如 Google Reader 里保留下来的想要仔细看的东西等等)。

啊,我一不小心又写这么长的流水账了。虽然今天在山谷的时候还是没好意思大声地吼出来,但是走了这么一趟也挺累的,就算是好好地宣泄过了吧。往后还要继续加油了!还是去睡吧,希望今晚不要再做恶梦了。 :)

14 comments to 法喜寺斋饭之旅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