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Calendar

July 2021
M T W T F S S
« Jun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关于同行互审

搞科研学术的,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发论文就是必不可少的了。可是这个发论文不像平时上课交作业一样,有个老师或者至少是助教来帮你批改,特别是对于一些本身就已经是该领域的领军人物了的人,根本不存在比他们“更高层次”的人来做这种审核。这是一个没法避免的事实,所以学术界几乎都采用同行互审的方式。

其实学术界似乎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和纯粹,所以我在想是不是什么东西发展到这样一个规模之后必然会有一些诸如潜规则之类的东西出现?总之先不说这个,说 peer review ,其实太具体的东西我也还没有仔细了解过,不过大致的结构还是可以理解的,也就是会有一些比较有声望的人会被选作一个(比如)conference 的评委,然后投到这个会议的论文就(随机地,可能会有一些先验,比如相关研究方向等)分配给各个 reviewer 去审,中间有一些细节可能会有所不同,比如如果自己也投了这个会议的论文的话是不是就不能同时做 reviewer 了,以及 review 到最终决定的过程是否有和原作者之间的 feedback 互动等,但是整体上通常都是如此。不过通常也被划分陈两种比较大的变种,或者说,实际上是三种:

author 公开,reviewer 不公开:也就是最普通的方式了,reviewer 知道自己在审谁的 paper ,但是 author 不知道被谁审了。
author 不公开,reviewer 也不公开:也就是盲审,现在在很多会议上都实行这样的方式。
author 公开,reviewer 也公开:全部公开,似乎不是特别常见,但是也有一些试行。

我想应该第一种是以前最普遍的吧,但是后来人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你是一个很牛的人的话,你的论文或者你挂了名字的论文通常就几乎“百发百中”,一方面可能是大家看到你的名号都不得不给面子,另一方面是一看到你的名号,肯定就会以一种不同的态度(比如,一种仰慕的神色)去读你的论文,相比之下,那些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通常就比较惨了。

荐书:《女士品茶》

这本书的全名为《女士品茶:20世纪统计怎样变革了科学》,英文原名为 The Lady Tasting Tea: How Statistics Revolutionized Science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从副标题已经可以看出来它讲的内容是什么了,而从主标题也可以看出这应该会是一本很有趣的书。事实也确实如此。

我最近发现这本书之后它就几乎占满了我所有的空余时间,本来准备看完以后再来推荐,但是现在看到一半已经实在是忍不住了。总的来说这是一本好书,我最开始发现它也是在 newsmth 的统计版上看到有人推荐,而且书的作者 David Salsburg 本身也是牛人,我们会发现并不是所有的科学家都是那种自己思维极度活跃跟正常人根本无法沟通的,其实有许多牛人写的科普类读物是非常易懂并且非常有趣的,并且这些看似随意的文字描述的背后其实有着坚实的理论基础,完全的外行人会觉得这是一本有趣的书,另一方面,在该领域有很深造诣的人,又会从字里行间读到其背后隐藏掉的复杂数学,可以看作对自己所学知识的一次整理。

当然我是属于前一类读者,虽然有听说过 Pearson 、Fisher 之类的名字,但是对于统计学的产生和发展以及一些更深层次的应用和理论并不是特别了解。所以我就完全把它当作一本休闲读物来看了——确实是非常有趣的。此外,我觉得等以后自己对这个领域有了更多的一些了解之后再回来看一遍这个书,估计又能尝到另一番味道呢。如果容许我剧透一下的话,里面会有各种 8g 趣闻,比如但凡学过“数理统计”这门课的人应该都知道有一个叫做“t 分布”的东西,如果不是特别死板的老师的话,通常会告诉大家叫 t 分布这个名字是因为发表该分别的家伙以 student 署名,不过如果你想知道这个以 student 署名的家伙到底是谁,以及为何要这样匿名来发表,就需要看这本书了。

Proggit 圣诞套餐

大家圣诞快乐!

看论文看到崩溃之后,去 Proggit 逛了一圈,发现那边也很热闹,一连看到几个有趣的帖子,于是决定推荐几个:

…is there anything Emacs CANNOT do?
“Emacs is an OS” 的说法其实早就不陌生了,虽然大多数时候我会选择坚决捍卫这句话,但是其实自己也是把他当作一句有趣的玩笑来看待的。进入这个 thread ,看到有人说 Emacs 目前还不能编辑视频——这是理所当然的啊,我也这么觉得,不过下面立即有人给了这样一个链接:Acturally… ,自己点过去看吧,我决定再把 Emacs 打开来拜一拜!

2009 飘着

2009 年快要过去了,虽然我总是觉得奥运会明明就是今年举行的,但是日历上确实写着 2009 年。大家都写总结了,于是我也写吧,又不想用“总结”这么土的标题,就打开播放列表,找来找去看到“飘着”这首歌,回想自己这一年,也许这个词是很贴切的呢,寒假没有回家,也就飘在学校了,上半年住在玉泉校区,几乎每天飘来紫金港,下半年搬到紫金港校区,也几乎每天飘去玉泉。所以,就这个标题吧,很合适呢,歌也是很好听的。

说起来要写总结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自己的记忆向来比较混乱,又是喜欢大幅度跳跃式的搜索,所以需要借助一些辅助的东西,比如 blog 、记事本、零碎的日记等等。其实这个新 blog 的开始大致就是从 2009 年开始的,所以目前的 Post 几乎就可以代表 2009 年了。

2009 年的第一篇 blog 就是关于 2008 年的总结,在那里提到了要给 2009 年定计划,然而最后其实也没有什么计划,甚至连新年愿望也没有什么想法,然而一下子就又该新年了,似乎是到了每天都要感慨光阴似箭的年龄,所以今年写总结的气氛明显感觉比去年要沉重一些呀。

2009 年其实发生的事情还是比较多的吧,一个寒假和一个暑假让我明白了不少事。

MSTC 月刊创刊号

idea 应该就是若缘半夜突然醒来决定写下来的了,然后最后把创刊号做出来,实在是花了很多心血,也经历了不少波折,不过,天色已晚,还是不多说了。好像外面在刮风打雷下雨了,再不回去就只能待在实验室了。这里奉上 MSTC 月刊创刊号下载。

总的来说,很不容易,我虽然做的苦力并不多,但是也感觉异常辛苦。不过大概也是第一次排版杂志的关系吧,对于要做什么完全没有概念。但是,感觉真的是每月都做的话,大概大家都承受不了这么大的负担呢。总之,先起个好头,后面的慢慢来吧!

另外,由于最近忙碌了好久,一直没有怎么更新 blog ,两个系列也拖了好久,偶尔想来写都是一些无聊的内容,实在不想把这里水掉,所以索性另外开了一个 blog: http://diary.pluskid.org ,于是在那里我可以放开水了,完全不写技术的东西,而这里,还是尽量保证质量吧!所以,对于看我灌水不感兴趣的朋友就不用关注那个新 blog 了。

又一个中秋

其实这次中秋俱乐部的活动安排大致是没有怎么计划的,大致约定了一个时间,随意想了一条“仅供参考”的路线,然后大家就出发了,甚至分了好几批人,说“到时候再汇合”,我都觉得茫茫人海,要如何汇合呢?然而发现其实这样随意一点也别有一番乐趣,而且并不是大家都像我一样路盲的(其实我是特别懒,如果同会认路的人同行的话,就会懒得去管路线了,跟着走就好了)。

路线是九溪到龙井,总觉得有些熟悉,才想起我上次走过了龙井到九溪,这次是把路线反过来了。虽然是走过的路线,但是还是不错的景色,几乎没有变,就连上次路过时在地上打滚的那只鸡都还在,不过这次它表现得很镇定,一点也没有失态。

ZJU 的 201+ 上网卡

受不了了,所以来发发牢骚。 >_< 在玉泉校区住了一年之后搬回了紫金港,遇到了许许多多的麻烦事,除了被玉泉的寝室赶出来又不能住进紫金港的寝室导致在真空中生存了好几天之外,最让我崩溃的大概就是上网的问题了吧。在终于安顿好之后,昨天晚上回到寝室,打开电脑,插上网线,将网络设置为 DHCP ,很快申请到了 IP (可不像当年在 ZJG ,晚上回去晚了就申请不到 IP 了),打开 Firefox ,熟悉的页面跳出来了,我才恍然大悟:乎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在 ZJG 上网是要用 201+ 上网卡的!

_why

昨天晚上心情沮丧无法平静,失眠到很晚,今天早上起来就看到一个非常让人惊讶的消息:_why 突然消失了。而且这件事似乎在社区里造成了轩然大波:

Reddit: Where is _why?
Reddit: This is a sad day: _why disappears.
Hacker News: Eulogy to _why
Hacker News: _why is no more
Ruby Inside: “Why The Lucky Stiff” Is Missing
Ruby Inside: A Cup Full Of Why: 32 Why The Lucky Stiff Links

_why 是 Ruby 社区里神级的人物,很多产,就我自己来说,经常用的他的作品是分析 HTML 的 Hpricot 和那个在线的 Ruby 解释器。他也很会画漫画,写有一本图文并茂的 Ruby 入门书挂在网上,也是非常受欢迎的。另一个神秘的地方是似乎没有谁知道他的真名,最早我在收录文章到 Nextlib 的时候,喜欢把作者的全名找到填上,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 _why 的全名,大概是从这个事情开始对他印象深刻的吧。

Open Source Never Die

Open Source 应当算的上软件开发历史上最耀眼的运动之一吧。然而虽然有数不清的明文 Licence 以及各种社区,Open Source 这个词,对于不同的人大概也有不同的意义吧。例如微软最近在 GPL 下“捐献”大量代码,他对于 Open Source 的看法(或者说 Open Source 对于他的价值)大概又和其他许多人不太一样的。而我自己嘛,说起来,我并不是一个狂热的 Open Source 鼓吹者。也许在刚接触的时候还有些激动,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当然我一直都很喜欢 Open Source 这样一种方式,不过那并不是因为它“叫做 Open Source”,而只是因为我觉得这样很好。一方面,我并不排斥别的形式的存在;另一方面,如果哪天发现有什么更好的方式,我肯定会转移过去。一直以来,我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龙井、九溪、植物、昆虫及其它

毕业的事情总算是结束了,前天搬到了临时宿舍,因为是一个人搬,而且不像上次跨校区搬家那样有专车运送,所以累得半死,不过这下基本上总算正式进入暑假状态了。虽然接下来还要在实验室干活,但是还是趁天气不错出去逛了一圈,基本上是从龙井进入,然后顺着路从九溪那边一直走到钱塘江边,最后再回到之江校区。在之江校区寻找食堂的时候再一次证实了之江校区其实是很大的,终于找到了食堂发现时间还早,于是跑过去问超市在哪里,可是我还没有开口,阿姨大概看到我一脸饥饿的样子就直接很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很 cool 地打了个手势说:“食堂要四点半才有饭。” ^_^bb 沿途遇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留下了点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