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Calendar

November 2018
M T W T F S S
« Jun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上帝与新物理学

我想说的是:这无疑是一本非常不错的书,至少对于我这样需要被科普的人来说。

起因是程序员的十层楼 10层(下)这篇文章。且不论这文章原本是要说什么的,文中提到的宿命论的观点却是我一直都相信的,因为我自己之前偶尔也想过,我就觉得世界就应该是有一些绝对的真理,如果把整个宇宙看成一个大的系统的话,给它一个初始状态,它就能全自动地按照预定的规则精确地运行下去——也就是说,一切都是决定好了的。

不过即时如此,我们人却也不能完全地对世界的运行进行预测。不过我并不是从原文的“测不准原理”那里来想的,我只是觉得,我们人类现在所有处理问题的方式,都有一个归纳的过程,而归纳就代表着近视。类比到机器学习中的话,我们的算法要有一个归纳偏执,对于一个完全没有归纳偏执的算法来说,很容易就 overfit 到训练数据中去了—— overfitting 的结果就是在未知的数据上表现不佳,因此我们通过增强归纳偏执,用降低模型复杂度的代价来避免 overfitting ,这里就是一个近视——用相对简单的模型去近视原本比较复杂的模型。这里总有一个平衡的问题,bias 减小了,variance 就会增大,反之亦然。然而有一种情况可以完全避免 overfitting:那就是我们已知了所有数据的时候。(Over)fit 到所有数据上,这不正是我们说希望的吗?可是人的问题在于无法获取所有的数据,因此只能采取折衷的办法进行近视,做到在一定的时间或空间范围内近视地预测,受制于蝴蝶效应。

灵峰探梅

今天可以说是正式寒假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正式开始上课了,正好有不少俱乐部 staff 都已经回校了,于是大家组织起来去了趟“灵峰探梅”。逃票路线正是两年前 cc98 Linux 天地版版聚时走的那条路吧。挺累的,我还是不要又码一篇流水帐出来了,就贴一点照片吧。

寒假期间的一些画

今天学校本科生开始报道,这意味新学期开始了,也就是寒假结束了——怎么老是觉得自己还没开始过呢,它就结束了?不过其实寒假也不短了,有些颓废,基本没有看什么书。不过也确实做了几件事情,比如跑完了实验室的一组实验,又比如终于把 Blog 重新上线于是我又可以经常灌水了。我在异乡春节那篇文章里还提到了两件事:

一是想玩空之轨迹 3rd ,但是硬盘空间不够。其实那无非是给自己找一个不要颓废的借口,真要玩游戏,还能腾不出空间来?于是我就腾出来了。所以寒假还做了一件事就是了了这个心愿,不过 3rd 的故事确实稍有些灰暗了,但总的来说感觉整个系列的世界设定还是非常生动的,一看就知道是虚构的,但是又虚构得跟真的一样,那种感觉,就好比九州幻想里的世界一样,真的就此完结,还真觉得有些浪费呢。
再就是说我春节(或者说那天是元宵?反正我也弄不清楚)那天跑去画画了。其实事实是我那一段时间几乎天天都跑出去画。如果是执着的画家也就算了,像我这种破烂的业余水平,拿着一个小破素描本,一两支铅笔和一个完全没有轮廓的橡皮,顶着寒风站在那写生,怎么老是觉得像是在自虐呢?但不管怎么说总是比整日窝在屋里听歌发呆打瞌睡要好些。

其实对于美好的东西,也总是会希望自己也能创造出来,想写出漂亮的程序,想画出漂亮的画,其实应该是很类似的动机吧。虽然总是画得不好,但是站在自己的水平上看,也还是有几张看得过去,特别是发现后面几天比前面几天稍有进步之后,也是非常欣喜的。用照相机照了一些出来,效果很差,不过还是决定挑几张放在这里:

点点

我家以前养过一只白猫,名字叫“点点”。我现在没法找它的照片,于是只好在网上找了一张白颜色的猫的图片来怀念一下。点点的头上还有一个倒着的“Y”字。突然想起它来,是因为今天碰到了另一只头上有倒“Y”字的白猫──似乎这种图案还挺常见的吧。

碰见它是下午去吃饭的时候。走到食堂,发现饭卡只剩四块钱了,充饭卡的地方贴着一张告示,要放假放到 29 号,让大家提前充好饭卡。可惜我悠哉悠哉的直到这个时候才看到这个告示。告示上还说推荐大家到自动转账机上去充值。不过经过我一直以来不断地尝试发现那个玩意从上个月开始就坏掉了──要充值的时候就会告诉我密码错误,然而我却可以凭这个“错误”的密码登录进去更改密码,而且也可以把饭卡上的钱转到 VPN 账号上交费。不管怎么说,我这几天大概要倒霉了,食堂是不接受现金的,外面的小店也早已关门了。不过至少还有四块钱,还是先去买了两个馒头一碗粥充充饥。我挺喜欢吃馒头的,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食堂没有馅的馒头卖得和有馅的包子一样贵呢?

听说旁边的清真餐厅是收现金的,于是我吃完就决定绕路过去看看。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赫赫几个字“本餐厅谢绝现金”。真是悲剧,“大概只能跟着紫金港的野猫们混了,”我想。这个时候就看到那只小白猫了,头上一个倒着的“Y”字,远远地看着我,绕来绕去的好像想走过来又很怕的样子。我冲它耸耸肩,想告诉它:“兄弟,你别盯着我看,现在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了。”然则我还是摸了摸口袋,最后还是没摸出什么能吃的东西来。正要转身走了,突然发现它的两只眼睛一只是白的一只是黄的,不知是生病了还是天生长成这样的。

异乡春节

特地问了一下,今天确实是春节。热衷于过年的热闹时,只会跟着大人一起闹;后来长大了,却又不关心这些事了。所以我至今一直都没弄明白春节、除夕、大年、小年、元宵之类的分别是哪天要做什么。于是就过春节吧,今年留在杭州了。本来想,咱也来平凡一把,过个普普通通的春节好了,无奈大家都不配合,走到大街上,能关的店铺都关门了,大家都过年去了,结果什么“普通”的事情都干不成,只好也盘算着怎么把这一天安排得充实一点了。

其实留在学校过年也不错,听说学校有安排年夜饭,还有红包拿。不过好像下午三点就开始了,所以早上的时间得赶紧了。早起去等公交车,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大家都拎着大袋的年货和礼品。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车来,都有人等不及打的走了,K89 才慢吞吞地开过来了。我心想,过年了还要出来跑车,师傅们也真辛苦,道声新年好吧!可是车门一开,那师傅一脸苦相地盯着我,好像完全是我害她过不成年一样,于是我赶紧闭嘴了。

2008 ^L 2009

^L 是 ASCII 字符中的 12 ,亦即换页符。随着 27 日 MSTC 的新年 party 和 31 日全校的灯火通明,大家一起翻过了 2008 年的最后一页。也许我们应该用一句话总结一下 2008 年走过的足迹,然后定下 2009 年的目标,可是我最后发现两件事其实都并不容易。

我在记忆里搜寻 2008 年与 2007 年的界线,2008 年的第一篇日志,还是 1 月一日下午的那篇“崭新的 2008 年”,从照片上看,当时似乎是比现在要暖和许多吧。之后就临近考试,紧张地复习了,为了能舒服地回家,还带了操作系统课的课本过去通宵排队买票;家里正是雪灾,那是从未见过的一片白;再后面就是春晚,那个时候我正坐在妈妈家里的沙发上写 RMMSeg 的代码。之后一直为 Ruby 的性能和内存泄漏问题而烦恼,也借此机会读了一些 MRI、YARV 和 Rubinius 的代码,对于我一直以来都很感兴趣的 Language VM 多少有了一些了解。到 2008 年夏为止,可以说是折腾了 Ruby 的各个方面,从语言的实现到诸如 Coroutine 、Continuation 甚至是 Y Combinator 这等奇怪的玩意,再到正常的应用诸如 RMMSeg 、Ferret 以及一些日常的脚本。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很不错的脚本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