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Calendar

September 2017
M T W T F S S
« Jun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时间估计的难题

喜欢看书的同学,放假回家的时候都会带几本书呢?然后开学回学校的时候发现真正打开看了的又有多少本呢?反正我从前回家带的书总是看不完的,不止回家,甚至是去自习室或者图书馆,带的书也总是会超过我的处理能力——而且我还没次都是仔细计划过的。当然造成这样的原因有多方面的,比如多带几本书的话,在一本书看不下去的时候可以换一本;又比如也许是因为执行力不够没有能把计划实施(比如中途开小差去了什么的)。但是似乎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生活中其他地方也非常常见——就是我们对于时间或精力的估计上,似乎经常存在相当大的误差。

我想来想去,觉得大部分人进行估计的时候,由于无法预料和处理所有的细节,因此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几个重要的因素上,然后忽略剩下的那些琐碎的细节。这是非常自然的方法,然而问题出在哪里呢?考虑哪些琐碎细节所占的时间,虽然它们单独都小到可以忽略的情况,但是各种各样的小细节加在一起如果总时间非常多呢?是不是就不成了?

比如,要写一个程序,主要的部分当然是在写代码部分喽,但是琐碎的部分呢?比如配置一下工程环境啊,做个 Makefile/automake/CMake 之类的啊,为编辑器选一个新的字体和配色方案来换一下心情啊,找个工具来高亮和清晰化编译器的编译错误啊,更新某个库到最新版本并解决一下相关的依赖关系带来的麻烦呀,去 reddit/twitter 之类的地方看看呀,去找一个“最适合 coding 的时候听的音乐专辑”之类的,等等等等。似乎根本就列不完,也没有办法事先想到所有的事,但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加在一起就会悄悄地占去了想到“可观”的一大段时间,以至于最后计划中的任务可能只完成了一半。

这篇文章本来是给 MSTC 月刊写的稿子,但是发现好像这里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出现新文章了,为了避免有人认为我已经偷偷地死掉了,而月刊又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干脆贴到这里吧。其实是很大的一个话题,而且我写的东西又杂乱到连一个合适的总结性的名字都想不到,而且我在这方面明显还是很新手,但是不管是菜鸟还是大虾,总会有自己的想法嘛,所以我就胡乱写了些文字,就是我自己的非常 personal 的(并且只是“目前”的)想法的一些整理了,希望有人看了会觉得有趣或者是有一些同感。

画画其实和编程很像,对吧?

你有的不过是线条,而你要表达的是整个宇宙——一切你心里能装得下的东西。当然,这很难,有多难呢?大概……就像用C语言写出完整的Linux内核那么难吧。

绘图板

作为一个 IT 人士,身边有各种数码潮人是很正常的,大家都在“败家”,什么 iphone 、ipad 、M9、Kindle、单反等等……我虽然对这些东西不抵制,但是似乎也一点提不起兴趣来。每次和大家站在一起,我就觉得自己是个摩登原始人呀!结果,那天我突然就有了这个想法,在咨询了小 lam 的意见之后,火速买了一个绘图板,快递也很迅速,第二天就到了,而且还是在早上把我从睡梦中叫醒。

Wacom Bamboo Pen Medium ,很喜欢这个名字,不知道为啥要叫 Bamboo ,听起来很可爱啊!不过在我拆开验货的时候,快递员问我这是什么玩意,我说是绘图的,他一副愤世嫉俗的表情看着我说,就一个画画的板?要那么贵?反而搞得我很不好意思,吞吞吐吐地说:“呃,这个……嗯,大致是……还有其他一些功能?”“能上网?”快递员立刻接过话去。于是我咕哝咕哝着就蒙混过关了…… =.=bb 在这种时候总是显得很无力,总不能说更贵的板子多了去了……

打开之后发现绘图板比我想象中的好用的——我原来以为是要“盲定位”的,结果发现不是这样子的,只要鼻尖不离开板子太远,就能感应到指针的移动。还有就是和鼠标的相对移动不一样的是,板子映射到屏幕是绝对位置的映射,一开始会不太习惯当鼠标来用,结果指针移来移去都还是在那里。当然我也没有指望一开始就适应,两大障碍:一是绘图板毕竟和纸不一样,要看着屏幕画,板子和电脑摆得不正的话经常会线条各种扭曲,桌子也得大,摆得下两个东西;二就是软件啦,我对图像处理的软件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_< 不过反正我也没有指望能够一下子上手,这个是用板子画的第一幅图:

寒假期间的一些画

今天学校本科生开始报道,这意味新学期开始了,也就是寒假结束了——怎么老是觉得自己还没开始过呢,它就结束了?不过其实寒假也不短了,有些颓废,基本没有看什么书。不过也确实做了几件事情,比如跑完了实验室的一组实验,又比如终于把 Blog 重新上线于是我又可以经常灌水了。我在异乡春节那篇文章里还提到了两件事:

一是想玩空之轨迹 3rd ,但是硬盘空间不够。其实那无非是给自己找一个不要颓废的借口,真要玩游戏,还能腾不出空间来?于是我就腾出来了。所以寒假还做了一件事就是了了这个心愿,不过 3rd 的故事确实稍有些灰暗了,但总的来说感觉整个系列的世界设定还是非常生动的,一看就知道是虚构的,但是又虚构得跟真的一样,那种感觉,就好比九州幻想里的世界一样,真的就此完结,还真觉得有些浪费呢。
再就是说我春节(或者说那天是元宵?反正我也弄不清楚)那天跑去画画了。其实事实是我那一段时间几乎天天都跑出去画。如果是执着的画家也就算了,像我这种破烂的业余水平,拿着一个小破素描本,一两支铅笔和一个完全没有轮廓的橡皮,顶着寒风站在那写生,怎么老是觉得像是在自虐呢?但不管怎么说总是比整日窝在屋里听歌发呆打瞌睡要好些。

其实对于美好的东西,也总是会希望自己也能创造出来,想写出漂亮的程序,想画出漂亮的画,其实应该是很类似的动机吧。虽然总是画得不好,但是站在自己的水平上看,也还是有几张看得过去,特别是发现后面几天比前面几天稍有进步之后,也是非常欣喜的。用照相机照了一些出来,效果很差,不过还是决定挑几张放在这里:

异乡春节

特地问了一下,今天确实是春节。热衷于过年的热闹时,只会跟着大人一起闹;后来长大了,却又不关心这些事了。所以我至今一直都没弄明白春节、除夕、大年、小年、元宵之类的分别是哪天要做什么。于是就过春节吧,今年留在杭州了。本来想,咱也来平凡一把,过个普普通通的春节好了,无奈大家都不配合,走到大街上,能关的店铺都关门了,大家都过年去了,结果什么“普通”的事情都干不成,只好也盘算着怎么把这一天安排得充实一点了。

其实留在学校过年也不错,听说学校有安排年夜饭,还有红包拿。不过好像下午三点就开始了,所以早上的时间得赶紧了。早起去等公交车,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大家都拎着大袋的年货和礼品。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车来,都有人等不及打的走了,K89 才慢吞吞地开过来了。我心想,过年了还要出来跑车,师傅们也真辛苦,道声新年好吧!可是车门一开,那师傅一脸苦相地盯着我,好像完全是我害她过不成年一样,于是我赶紧闭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