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Calendar

September 2017
M T W T F S S
« Jun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留学申请注意事项:心路历程

在这里记录一下自己申请过程中的一些重要的事吧。也算是自己人生的一个巨大的转折点。因为我之前一直是走工程路线的,特别是在本科阶段,一方面是对科研学术方面的东西接触得不多,另一方面是完全没有考虑过出国留学这一条路——或者说其实是考虑了但是立马被我自己彻底否决了:大概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不愿意花时间去弄英语考试这种“没用”的东西以及认定自己肯定搞不定申请过程中的种种复杂繁琐的流程吧。

实际上要说自己当时对未来的规划的话,那就是没有规划。本来嘛我就并不是一个有远大志向要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的人,只是喜欢开开心心地活着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已,而且长期浸泡在校园这样轻松自由的环境里(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冒出来吐槽说“学校哪点轻松哪点自由了?”,反正我是这样觉得的),也让我对校园外的生活的辛苦和残酷变得越来越没有概念,于是就只是沿着眼前的路往前走而已。所以读研其实也是因为基本上没有什么悬念地保研了嘛,而且那阵子也凑热闹随便跑去参加了某公司的一个校园招聘,在几乎没有做过什么准备,就想去打一下酱油熟悉一下流程为将来找工作做准备的情况下,居然从笔试一直到三轮面试最后人家说如果我愿意放弃保研的话是会给我 offer 的。当然保研的协议早已经签了的,但是这件事无疑更加让我对将来的生活或者生计放松了警惕。

所以如果没有认识你的话,我的人生大概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又变得这样闹腾起来了吧。真正认真开始考虑出国的可能性是在研一下的时候吧,因为看到你那么坚定地朝着自己认定的目标走,让我很感动,也为自己的散漫和悠闲有些惭愧。所以也许我也想尝试去体验一下你的那份坚毅吧;或者也许我只是想追随你而已——至少我在找导师咨询关于出国的事情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找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资料看看,也询问了在海外的 moonykily 、自己的导师还有许多其他相关的人。导师说的是关键是我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但是我自己其实更担心的反而是自己能否在这条路上走得下去,因为如果我待在工业界,那么将来的路大致会是什么样子也不会有太大的变故了,而且至少应该不会为饭碗担心并且还应该能找到比较喜欢的工作吧;但是学术界则是一个我完全不了解的圈子,并且我自己也很清楚要走这条路的话,从基础知识和项目背景等各个方面都是相当不利的——因为本科阶段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这方面,所以也并没有太在意这些方面的基础和功底。反正大概选择这条路的话可能会不如留在工业界那样子顺利或者甚至会困难重重甚至最后走不下去吧,当然也并不一定总是如此坏的结局,只是这条路前方的不确定性比另外一条路要大上好几个数量级。

其实当我开始认真询问别人的意见的时候自己心里已经有了选择了不是吗?之后有一次一起吃饭我问你 GRE 要怎么报名。你说,你要出国?我说是呀。你说,是因为我?我说,哈哈是呀。你说,那你还是不要出去了。我说开玩笑的啦。你说,以后会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我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呗。你说,万一将来不在一起了我会觉得很内疚的。我说,你不要太在意,不论将来结果如何,我都会自己去承担的。

不过后来竟然真的分开啦,再我还未踏出第一步之前。虽然仿佛一切突然失去了意义而且也为此消沉了好几个月,但是还是挺倔强地往前走,大概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说了会努力去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放弃的而已。4 月份考了 T,8 月份考了 AW,10 月 GRE 笔试。ETS 出了毛病自己弄错了卷子,结果让所有考生再在 11 月重考了一次笔试。

实际上我刚进来的时候,实验室的重心完全是科研的,或者说完全没有系统或者工程的项目吧,所以说我这样一个工程背景的人一开始也是跟着做科研的。后来实验室开始有了自己的系统项目,本来我是被抓苦力的,但是碰巧那段时间在准备英语考试,就处于比较游离的状态,没有陷进去,考试弄完之后又机缘巧合地被临时拉去跟着一位数学系的学长一起做一个论文,后来便基本上一直跟着他做学术了。所以说我能真正走进学术界(如果说我现在的状态能算得上勉强入门了的话),也算是一系列事情机缘巧合的结果吧,好像是缺了一步都不行。不过大概人的一生原本就是如此吧,巧合得像编出来的故事一样,至少我是觉得自己小时候完全不懂什么叫危险,该是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同数学系学长的合作也是极大地促使了我费力地去补自己的数学基础,那段时间旁听了许多课,甚至相当沉迷。不得不说自己本科的时候上自己正式选上的课也没有那么认真过。当然更重要的是我找到了其中的乐趣吧。科研也好,理论也好,甚至数学也好,许多东西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虽然我还是无法清楚地看到自己选择的路线前面将会是怎样的结局,但是我开始肯定地认为至少那是我喜欢的有兴趣的东西。其实当你(自私一点地)来思考人生的意义的时候,过程总是远远重要于结果的呀。

暑假结束之后正式开始选校工作。由于我决定申请 20 个学校并且用了最复杂细致的方式去处理几乎每一个步骤,所以渐渐地就没有时间去做其他事情了。所以到比较后期的时候基本上除了实验室的任务和剩下的不想放弃掉的旁听的课之外,其他的诸如社团、讨论班之类的事情基本上完全停止了。当然选校和写文书那段时间其实是过得相当充实的,因为我读了非常多的论文,学到了很多东西:当然并不是很深入的了解,而且这也是在短时间之内不可能实现的,而是指对机器学习这个领域在一个广度上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或者说算是做了一个巨大规模的 survey 吧,这是以前从未尝试过的。另外也试着去读一些非常理论的工作,也算是第一次正式看 COLT 上的论文,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希望在读 PhD 的时候在理论方面能做得更加深入一些嘛。不过说实话看起来还是相当困难的,但是至少很多 paper 在看第二遍第三遍的时候,每次都会又多明白了一点:每天都能理解一些新的东西,这真是一种非常兴奋的状态,难怪后来转入繁琐的网申阶段甚至无聊的等 offer 阶段之后体会到巨大的空虚吧!

我在申请阶段联系最紧密的就是 Optimi 和 Qinqing 两位了。Optimi 是同实验室的本科牛学弟;Qinqing 是本科时上课一起玩过侍魂的朋友。实际上还有一件比较好玩的事:在选校的时候同 Qinqing 聊起北美之外的选择时,我说我对欧洲基本没什么了解,不过倒是知道德国有一个年轻有为的老师在流形学习方面很厉害,人长得又帅,怎么怎么样怎么怎么样,我说我还打印了他的 PhD Thesis 一直放在书包里准备慢慢看的。结果后来 Qinqing 发现我说的是她目前的导师…… -.-bb 然后我就凌乱了,这个世界真是小啊!

在放寒假之前 Optimi 就已经拿到了 UIUC 的 offer,那个时候自己并没有感到太大的压力,不过在回家之后打个一个星期都没有消息多少有点开始略焦急了,在 1.21 的时候两位双双拿到了 UT Austin 的 offer ——又是一个我没有申请的学校,我开始焦急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选校方式是否有些过于极端了。Qinqing 问过我有没有考虑过如果一个 offer 都没拿到打算怎么办,我说不会吧,我选校名单可是相当保守的,有专门的保底学校,其中也有对 ZJU 比较友好的学校。不过,当看到 thegradcafe 上偶尔出了自己的保底学校的 offer ,自己却还没有消息的时候,那真是心惊胆战啊。那个时候我心里只想的事早点有个保底 offer ,好让自己安心一些。不过 Qinqing 的态度似乎比我还要更焦急,我就很奇怪,Austin 已经是很好的学校了,而且退一万步讲至少是可以保底了,不过后来等我也开始有结果之后,也大概明白了,似乎拿到一个 offer 并不会让你更淡定,反而是会更加焦急,总之是很奇怪的感觉。

1.23 的时候有一个 GaTech 的老师联系我,不过他说他自己看到我的申请材料感兴趣找我聊一下,并不代表招生委员会,我们在 email 上随便聊了一下。1.25 的时候收到了 UMich 一个老师约电话面试,直到 1.27 才真正面了,他约的时间非常奇怪,一开始约了一个长达三小时的时间区段,说大概在那个时间段会打过来…… =.=bb 我虽然有点无语,不过还是等他,结果他没打来。然后后来又推了两次,我终于不能忍了,很委婉地说能不能把时间的 variance 降低一点?于是他才约了一个固定时间点,也差不多准时打来的。不过开聊了之后就没有什么不爽啊之类的情绪了,而且一开始我是很紧张的,但是发现对方好像也有点小紧张的样子……于是我就不紧张了 :D 。 面试大概一个小时左右。

1.29 的时候接到 GaTech 一个老师约电话面试,约到了第二天。结果第二天 UW 也有一个老师约我,说要电话上 chat 一下,时间从那儿时候到接下来两三天都可以。一下子应付两个面试似乎有点够呛,因为我要准备挺多时间的,不过如果排得比较靠后了拖着也会很痛苦,于是我索性就把 UW 的面试约到了当天,就在 GaTech 更靠前一点的时间。结果 UW 的电话打过来,直接就开始 congratulations 了,原来是 offer !整个 chatting 大概就持续了十几分钟,后面主要是让对方介绍一下那边做机器学习相关的老师,不过他语速比较快,而且我对外国人的名字还不是很敏感,所以许多都没有听清楚。完了以后我发现原来还算比较有自信的自己的英语听力实际上还有相当多的地方需要提升的!不过 UW 的招生委员会也真是坏啊,用这种方式通知 offer ,虽然感觉很亲切,但是还以为是面试呢,紧张地准备了老半天。

然后是 GaTech 的面试,这个真的是面试。聊到后面了解到 GaTech 的 College of Computing 下面的 CSE、CS 和 IC 三个 school 的招生基本上是独立的,并且相互之间协调也不是很好的样子,我问了下说那会不会发生比方说同时被录取到 CSE 和 CS 之类的情况。对方说这其实也是有可能的…… -.-bb

2.1 Optimi 收到 CMU LTI 的 offer !和去年小鱼的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这其实让我挺紧张的,因为我的 dream school 算是 CMU 吧,或者确切地说,CMU 的那个统计和机器学习系合办的 Statistical Machine Learning 项目是我非常向往的,因为我是很想试一试在理论方面做得更深一些嘛。而且 CMU 除了 SML 之外,我还申请了 MLD 和 CSD 一共三个 program …… -.-bb 不过在 2.4 就很悲剧地收到了 SML 的 rej 。此时就从三无状态变成了三有状态了。总之那段时间的情绪是比较奇怪的:比如说收 rej 的时候反而会很淡定,但是收到 offer 却好像会让人急躁。

2.6 收到 Rutgers 一个老师约电话面试,因为我了解了一下觉得方向并不是很 match ,就婉拒了。2.7 收到 UAlberta 的邮件。老师转发了一下他们自己之前内部的一些讨论,大致情况是,因为我在 PS 上提到的感兴趣的那几个老师都已经有 N 多学生了,目前没有空余的坑,于是我险些直接被拒了。不过这次在危险的边缘我的材料又被救了下来,因为如果抛开老师的 match 程度来说的话,我的材料在他们的申请者当中是排在很前面的,他们问我有没有其他感兴趣的老师,如果能 match 上的话,是可以给“special fellowship”的。我想大概是很多钱的意思吧,不过感兴趣的教授没法跟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情,我看了他们推荐的几个比较相关的教授,一个做机器人方面的倒是还是觉得挺好玩的。不过因为对方是在询问我的意见,我也就实话实说了,说我已经拿到 UW 的 offer 了,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还不能在 UW 和 UAlberta 之间立即做决定,因为自己申请 Alberta 实际上还有一些比较 personal 的原因。简单地聊了一下,对方说 UW 当然是一个很好的学校,特别是那边有很多和 human cognition 以及 neuroscience 相结合的一些交叉学科领域,而在 Alberta 这边也有不同的机会,他们这边更侧重与 robotics 以及 engineering 之间的联系,并且也和 Canadian Space Agency project 之类的有许多合作。我答应他们如果我有什么决定一定会 tell as soon as possible 。

2.10 那天上午的飞机回学校。早上起床习惯性地边穿衣服边开电脑。然后就收到了 MIT 的邮件。我开门跳出去的时候妈妈说你要回学校了也不用兴奋成这个样子吧?然后我说我好像被 MIT 录取了。因为 MIT 也是像 UW 那样有点小坏,邮件里是这么说的“you will shortly receive a letter from the EECS department at MIT, informing you that you have been admitted to the graduate program in Computer Science at MIT next fall”。然后就开始讲什么校园访问的问题,却并没有提任何关于 financial aid 的事情。然后我只好去赶飞机了,跟你说好像拿到 MIT 的 unofficial offer 了。你说确定吗?因为我总是粗心大意犯各种低级错误啊,所以我仿佛也可以看到山的那边海的那边你一脸怀疑的表情 :p 。我说我也不确定,对方的邮件比较奇怪啊,而且也没有提 funding 的事情。后来下了飞机再把手机开起来的时候,收到你的短信说,试了几个密码然后直接 broke into 你的邮箱了,看起来是蛮确定的呢。我就愣在机场那里笑起来了。

后来直接发邮件去问了 funding 的事,然后就收到了一封稍微正式一点的邮件,表明是有 full financial support 的。正巧 UMich 之前面试的老师也发邮件来我我申请的情况,我就说了要去 MIT ,他说恭喜恭喜,虽然他们本来是准备给我 fellowship 的。另外也通知了 UW 和 UAlberta 。导师建议我把其他学校都 withdraw 掉,因为基本上没有比 MIT 更好的选择了,而 offer 多拿来了也没有用,这样可以把机会让给别人。所以除了四大和 Princeton 、UPenn 之外全部 withdraw 了。不过后来收了一堆 rej ,收得心惊胆寒的,以至于当我连 MIT 寄来的纸质 offer letter 都收到之后仍然有些不真实感——想会不会是哪里搞错了? -.-bb

关于 UPenn 我也不知道为啥似乎有挺深的情结的样子。大概是因为他那个 PRiML 研究组里有许多专门做 Machine Learning 的人吧,而且其中好多教授都长得很帅的,而且校徽也看起来很有感觉…… -.-bb 总之后来我发现自己在选校过程中对各个学校所持有的心理印象都是通过多少乱七八糟八杆子打不着的因素混杂起来的啊。不过之前在讨论 dream school 的时候,我说的是 CMU (SML),结果 Optimi 去了 CMU (虽然还没有完全确定就去那里),Qinqing 的 dream 是 MIT ,结果我去了 MIT ,要是 Qinqing 拿到 UCB 的话,那就真是各种造化弄人了——因为 Optimi 说他的 dream 是 UCB 。

另外 withdraw 的过程其实也是有一些好玩的花絮的。除了 Columbia 的网申网站上有一个大大的 withdraw 按钮之外(不要乱点啊,似乎是会在不弹出任何确认框的情况下就直接给你 withdraw 掉了),大部分学校并没有提供专门的 withdraw 途径,基本上就是发邮件给小米或者招生办或者联系你的教授了。普通学校是回一个 ack 表示收到或者压根不会;文艺学校是会问那你究竟决定去哪里了啊,然后还会表示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并祝你 PhD 阶段 best of luck 之类的;那个啥啥学校则是无视你然后过两天给你发个 rej :D ;另外就是无法分类的神奇 UCLA 了,就 withdraw 的问题也和小米来回通了好几封邮件,所以一开始我还以为它属于文艺学校的,可是在 2.22 这个奇二无比的日子里,突然收到了他家一封神秘兮兮的邮件,说是你的申请结果出来了,快去看吧!点了一个链接,在一个网站上输入邮箱、生日、密码等各种信息点了 N 个 next 之后,终于出来了一封看起来非常正式的…… rej letter 。然后我就认了。结果第二天又收到了邮件说,啊,请无视之前的 reject 吧,我们的系统出了故障,不小心给 100 个人错误地发了 reject ……这还没完,到了妇女节的时候,在去毕业论文答辩之前看了下邮箱,结果他们又给我发了 rej ——这次是很正常地直接在邮件里写了 reject 。结果那天 tehGradcafe 上一片叫骂,好像有很多人都被 UCLA rej 了两次……

末了,再煽情一下吧!首先要感谢在整个申请过程中给过我帮助的所有人——太多太多了,我都无法一一列出来了!你们让我再一次认识到互相帮助(不论大事或小事)是一件多么温暖人心的事!然后是你,你的出现为我的生活增加了许多新的东西,欢笑也好,泪水也好,奋斗也好,遗憾也好,如今在这里,人生的重大转折点,我踏出了第一步,很好的一步,但是我非常明白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即将面临的是更加严酷的挑战,今后的结果会是如何仍然不得而知。然而我一直相信“结果”不过是整个旅程的一个非常片面的投影而已,所有人的最终结果不都还是归于尘土吗? :p 总之谢谢你!铁甲依然在!

34 comments to 留学申请注意事项:心路历程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